故宮裡的現代CEO:專訪吳密察院長

大家對故宮的第一印象,不外乎莊嚴的中國宮殿式建築,以及豐富的館藏文物。過去展覽方向也多以學術角度展示院內收藏,較少從一般觀眾的視角,重視陳列的美觀及其需求。不過,近年來故宮開始求新求變:故宮月刊於線上免費公開,與新媒體、博物館等機構跨界合作,並調整觀覽規定以貼近群眾。幕後的推手,便是今日訪談的主角——吳密察老師。
本次訪談中,老師分享了:為找尋自我認同而研究台灣史的學思歷程;在台灣與日本求學時,參與學運的經驗;於研究、教學與行政職之間的身分轉換,以及處事態度與歷史學在其中的關聯;最後是對於現今教育制度的看法與建議。
「對人與人所組成的社會要有普遍的瞭解。」老師告訴我們學習歷史不應只埋首書中;而要透過與人相處,理解歷史被隱藏的訊息——它不只是知識而已,更是個人與社會互動交織而成的經驗。
現在,跟著史志團隊的視角,一同進入吳密察老師的學人生涯吧!

即物而窮其理:採訪呂妙芬老師

格「物」窮「理」,中研院近史所呂妙芬所長因為喜愛古典文學,由物理系轉向中文所,繼而走上宋明理學的歷史研究道路。老師認為,理學之於中國的影響力有如西方基督教,要研究明清社會的各個面向,便無法忽略此文化基底。      
「晚明中國的陽明學自己也有宗教性嗎?」
「女性理學家是可能的嗎?」
扣緊理學的脈絡提問,老師逐漸拓展婦女史、孝經、宗教會遇、明清之變等豐富議題。儘管這些領域原先可能陌生,但研究有時會開啟你原先不敢挑戰的新議題,而「材料會帶領我們走到另外一個、不一樣的世界」,老師眼中閃著熱情。     
老師認為,「年輕人的培養是我們這個世代共同的責任!」希望近史所的資源能多與高教共享。也鼓勵大學生自由嘗試,「不需要想像自己的路是直直一條,對社會有貢獻的事情很多」。但若真的很有興趣,那就緊緊抓住自己滿懷熱情的史料,緊緊抓住事情的正面意義,然後堅定地走向未知的前方。

通達於學術與政治之間:採訪陳儀深老師

身處1970、80年代的大學生,會有怎樣的政治啟蒙?而臺灣民主轉型的浪潮,又怎麼帶動當年專事中國近代政治思想的研究生,轉向二二八、白色恐怖政治案件研究?現任國史館館長陳儀深老師,不僅上街投身社會運動,也曾從政擔任國大代表,種種經歷看似與求學起點相去甚遠,但一路走來,也正是因為抱持著開放心態及對家土的關懷,這些際遇得以交織成更豁達的視野。
「向一切證據開放,知道歷史是變動的,而非抓住一部份就以為是全部,才能成為一個通達之人。」訪談尾聲,陳儀深老師溫和笑道。以守望的角色,老師對下一代的我們如是期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