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故事開始的地方──北投說書人:採訪林智海先生

木造的老新北投車站假日熙來攘往,蒸騰的地熱谷漫出陣陣硫煙。提到北投,你腦中第一個想到的會是什麼?溫泉?綠建築圖書館?還是……
「人們說到北投就會覺得是溫泉,但其實居民可能覺得北投市場才是北投,也就是說,話語權是被資本財團掌控的,而我們出來做的很大目的就是希望可以讓北投人擁有話語權。」身為投圓文化有限公司、北投說書人的創辦人、更是土生土長北投人的林智海先生眼神堅定地說。
北投說書人,成立於2016年,是一間稍微有些特殊的社會企業。他致力於挖掘並記錄藏於北投的歷史文化,提供民眾客製化的導覽路線、寓教於樂的情境闖關活動,也不定期舉辦各式的講座,希望來到北投的遊客,能以沈浸式的方式感受北投的風俗民情與地理特色,共同分享屬於這片土地的「故事」。
透過這次的訪談,林智海先生向我們分享一間文化產業公司的創辦、經營及活動設計的理念,並提供有志於家鄉文史保存的青年一個嶄新的方向,讓營利活動與歷史文化推廣的平衡成為可能,也讓文史工作的路有機會走得更長更遠。
現在,讓我們一同揭開說書人背後的秘密吧!

從歷史出發的夢想家:採訪何則文老師

歷史系畢業後,你要做什麼工作?這一直是就讀歷史系的學生們最常面臨的問題。
「我念歷史是因為我真的很喜歡歷史」,自小深愛歷史、畢業於歷史系的何則文老師毫無猶豫地說,在「換日線Crossing」、「故事:寫給所有人的歷史」等專欄以及其他著作中,他也不時地向喜愛人文的學生們傳遞著一則訊息——學習人文領域,非常重要!在訪談中,老師回憶起他的學習歷程,從中分享他對歷史訓練的認識,並且給予年輕學子們許多建言。透過老師的分享,我們看見人文領域中充滿了無限的可能,而我們更可以從中學習、規劃自己未來的方向。
「畢業以後要做什麼?」,別再害怕大人們的「關心」,趕快來看看何則文老師的分享,讓我們一起自信滿滿地面對這個問題!

回歸家鄉,尋找歷史:採訪陳仕賢老師

如果要問歷史學能直接導向什麼職業,多數人聯想到的都是學術界,地方文史工作者似乎在這種想像之外。近年來,城市的文化底蘊愈發受到重視,「人人都是史家」、「大家來寫村史」等口號也引起關注與實踐;可是對於長期以來,就一直在地方耕耘的文史工作者,我們始終只有模糊的想像。本次有幸訪問到鹿港的文史工作者陳仕賢老師,請老師分享,有志於歷史的研究者,如何回到故鄉貢獻一己之長,而在想像與實踐間會有什麼落差?
老師17歲那年,受到鹿港洋溢著的鄉土情懷影響,便開始拿著相機穿梭老街古廟留下紀錄,此後也攻讀研究所,學習學界的討論方式。老師認為優秀的論文應有新史料與新觀點,為此需要深耕地方,並且做出口碑,才能獲取新史料,如口述歷史、墓誌銘、私藏古文書、舊照片等等,這些都能補充官方成文史料的不足。新觀點部分,老師延承學界已有的方法,努力在福建田野調查,從原鄉寫回鹿港,補充並修正原有的鹿港地方史研究。
只是作為文史工作者,老師仍將文史普及視作主要目標,因此著力於寫作古蹟導覽書,也協助鑑定與保存古蹟。站在第一線,有時難免感受到一些無奈,但老師也認為不必因此灰心,「凡事不必在我們,但我們都希望鹿港更好。」

排球少女急轉彎:採訪張書維同學

大一必修課堂上,大多數老師傾向給學生一個讀史料的思考角度與邏輯,而後就端看學生各自想要往哪個面向摸索。然而,這對大多數的大一生來說,卻是迷惘的開端。訪談中張書維同學說:「歷史系像排球場。」如何判斷此刻該將球攔下,傳給隊友,抑或拋向對場?選擇的背後總是伴隨著迷惘,但若是什麼都不選,最終球只會落地。或許接了球,還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吧?

「我想把記憶留下來」──顏蘭權導演專訪

2011年,《牽阮的手》搬上大螢幕。台大歷史系在2012年曾舉辦一次放映活動,當時有幸邀請莊益增導演(莊導)與會座談。今年(2018)適逢片中主角之一田朝明先生(田爸爸)百歲誕辰,台大歷史系學生會學術部與友系,還有老師幫忙下聯合舉辦《牽阮的手》紀錄片播映暨映後座談會,邀請顏蘭權導演(顏導)、田孟淑女士(田媽媽)以及田秋堇女士蒞臨活動,再次引發熱烈迴響,活動直到晚間十點多才結束。同時我們也很榮幸獲得訪談顏導演的機會,在此向顏導、田媽媽、田委員以及所有協助者致上感謝。
本文將就《牽阮的手》的出發點、導演的創作歷程、導演對於紀錄片的思考,以及未來的方向呈現顏導演多年創作經驗中體會出的哲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