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著歷史的方向前進:採訪薛翰駿學長

薛翰駿學長是97級畢業的系友。在歷史系畢業之後,曾經在自由時報做過記者,也曾在沃草寫國會觀察,而現在,學長則在公視台語台從事節目規劃。
「每一個磨練,都是珍貴無比的機會」──這些不同的工作經歷,看似隨著生命的不同機緣轉變方向,但只要對社會的核心關懷一直守在心裡,沒有動搖,那麼不管往哪裡走,每一步其實都是通往終點的路。

讓歷史無限結合放大:採訪涂豐恩學長

「歷史學」與「多媒體」,本是互不相干的兩個領域。如今,讓兩者融合在一起,在各種新型網路場域或實體展覽上,展現耀眼光芒的平台,莫屬2014年創辦的「故事StoryStudio」。
本次採訪,很榮幸邀請到「故事:寫給所有人的歷史」的創辦人涂豐恩學長,與我們分享不只有「故事」的故事:遠述大學、碩士時期的學思歷程,近至在哈佛東亞系的所見所聞。
曾經任職大學內的數位典藏中心,學長與我們談紙本的歷史如何數位化,網路又如何幫助新一代的歷史學徒「知天下事」;談創辦「故事」最悠遠的源起,究竟何謂transmedia?多種面向的定位和觸角,展現了當代全媒體迷人的風貌。
近年來討論熱烈的東亞史觀課綱,如何從零開始建構?真的完全準備好,還是仍需眾人心血付出?
最後,身為史學界青年世代,「給年輕一輪的你們」,學長也有許多建議提供給現在的高中生和大學生。
「故事」之前和之後的故事,一起來看看吧!

專注當下:採訪蕭宇辰學長

也許我們都曾迷惘過自己的未來,煩惱著如何尋找目標與累積對應的能力。比如說該不該就讀歷史系?讀了之後又該如何努力探索與學習?
蕭宇辰學長告訴我們,專注做當下的事,了解從事這件事的意義與價值,並注重生活中的每個「微動力」,反思並逐步延伸。至於出社會後,則要學習「自我增能」,透過解決問題不斷學習與優化SOP,隨著自己對經驗的反省、及社會的變動,在動態中前進。

畫出一萬公里外的家鄉 — — FORMOSA:採訪林莉菁老師

為何在家裡慣常使用的台語,到社會上就是「低俗的」呢?為何自己最愛的漫畫「小叮噹」來自的那個日本,和課本裏描寫罪惡滔天的日本相差甚遠呢?

莉菁老師畫出自己如何在大學青春歲月時,釐清這些疑惑並漸漸覺醒的歷程,透過閱讀與台灣鄉土相關的課外書,重新認識家鄉FORMOSA。同時,依循這份認識,她開始積極關注台灣的各類議題,不僅只是歷史、社會面,老師更探訪台東卑南美麗灣的環境問題,描繪當地族人如何守護這片不應被恣意破壞的「閃閃發亮之地」。
「自己怎麼會對家鄉、這塊土地如此陌生呢?」「怎麼身邊的人都沒有提及呢?」「怎麼這些事情都被掩蓋了呢?」包含黨國教育不曾觸及的二二八事件,莉菁老師拋出了種種提問。身處威權體制控管的年代,導致同一輩無從得知台灣這座島嶼的傷痕,也未曾聽聞國家暴力究竟如何帶來長年的壓迫與噤聲。今日的我們,在二二八這一天,終於從「一無所知」而能夠紀念、反省,期間更仰賴無數人突破沉默,以反抗爭取發聲的權利。
身為漫畫家的莉菁老師,雖選擇了與歷史系、歷史學不相干的旅程,且現在常居法國,但對複雜人世的過去、現在以及未來的理解,和歷史學的關懷仍相契合;對於萬里外的家鄉,仍舊抱以至深至真的愛。而深化對歷史的認識,從來不是一蹴可幾;在自由言論與思辯的環境下,得以記取過往錯誤、辨識事件脈絡並加以追究,進而共同防禦以避免傷害再次發生,更是我們承襲前人奮鬥所得之際,該肩負起的責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