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明代里民到全球公民

我們對於傳統中國的印象為何?是皇權專制,天子擁有至高無上的統治權?還是地方社會充滿活力,能夠抗衡甚至是影響朝廷決策?此外,若我們要向外國朋友講解,他們會以何種視角認識中國歷史?之間又存在什麼認知上的差異呢?
本次講座特別邀請到國際知名漢學家卜正民老師,介紹著作《社群.王朝:明代國家與社會》。這次的演講與其說是作品導讀,更精確而言,是老師的學思歷程經驗談。透過分享,我們得以瞭解老師以不同問題意識與視野研究中國史的歷程,包含地方社群與朝廷的競合關係,中國與世界的聯繫互動模式及影響,並對現今局勢提出的精闢見解與關懷。
「你們所處的位置將成為中國和世界之間的橋樑!」如何利用自身所學與行動,讓更多人理解過去社會的多面性,同時促進對現今社會的思考與溝通,不只是老師的研究關懷,也是我們今後的課題。
點開文章,讓我們一起重返那個充滿啟發的夜晚吧!

當歷史遇見媒體,故事該怎麼說?

在資訊爆炸的現代社會中,「閱讀」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?
2020年5月31日,已開業30餘年的台北文藝指標:敦南誠品將走入歷史。當大眾熟悉的書店一間間倒閉、出版市場逐漸蕭條萎縮,一切的訊息都好似在告訴我們,大眾的閱讀習慣已不如以往。但是,「閱讀」真的從我們的生活中消失了嗎?
此次的講座邀請到「故事:寫給所有人的歷史」共同創辦人陳建守老師,和我們談談如何以新媒體傳播打破大眾對人文科學的刻板印象?又如何用有趣、貼近大眾的方式傳遞專業的人文知識?而新媒體的經營又會碰上什麼樣的問題?
「我們希望在這個數位時代,打造一個新的知識共和國。」正因老師始終相信閱讀與知識的力量,渴望將歷史的觀點帶入人們的日常,不斷地創造創新,知識與媒體才能在此碰撞出新的可能。
現在,就讓我們一同探索藏在「故事」背後的秘密吧!

望向未來,你看見什麼?

你曾經對未來感到迷惘嗎?關於歷史系的職涯發展你曾有哪些想像?對於新媒體的知識傳播你又了解多少呢?而你是否想知道系上畢業的學長姐,在職場上會有哪些挫折與成長呢?
本次歷史系系友座談,邀請到蕭宇辰學長與胡芷嫣學姐。學長是「臺灣吧-Taiwan Bar」共同創辦人兼營運長,以及「故事StoryStudio」共同創辦人兼營運總監;學姐則是「故事StoryStudio」的主編。他們分享在歷史系所學與職場的連結與轉變,以及兩人大學的一次合作如何成為臺灣吧創立的契機,一步步蛻變成一間有規模的新媒體公司。最後,學長姐給了大學生一些建議,讓我們重新檢視自己的大學生活與對未來的想像。
點開文章,一起看看兩位學長姐的經驗談吧!

接地氣的歷史:從地方文史「觀臺灣」

「歷史博物館」常被想像成一個沉重而嚴肅的地方。有沒有想過,有天歷史博物館可以推出一本本色彩鮮豔,既充滿知識內容、又能以輕鬆的口吻吸引大眾目光的雜誌呢?
本次訪談培力工作坊,我們邀請到臺灣歷史博物館官方刊物《觀.台灣》的編輯團隊成員林于煖學姐,與我們談談一本學術性質的雜誌如何從無到有,而地方文史的主題又如何結合博物館的現有素材,誕生能夠提供讀者省思的文章。
「人的記憶,是我們最重視的。」學姐說,雜誌的功用是提供媒介,透過雜誌中的圖、文、物件,逐漸讓當事人找回遺失的曾經。而當所有人都能擁有共識,或許便能逐步邁向建構台灣過去、現在與未來樣貌的開始。
點開文章,讓我們一同在日常生活和記憶中,挖掘歷史吧!

馬共。亡國記

馬來亞共產黨,自1930年成立,二戰期間組織抗日游擊隊,戰後曾為英國政府短暫承認合法;直到1948年的「馬來亞民族解放軍」展開武裝行動,馬共黨人又被當局視為非法組織,進行圍剿。當1957年馬來西亞獨立,馬共黨人自此散佈在泰馬邊境,展開三十二年的延長賽——直至陳平在1989年簽定「和平條約」,為馬共的叢林游擊歲月劃上句點。
從未建國的馬共,何來「亡國」之說?本次演講邀請黃錦樹老師,與我們分享《南洋人民共和國備忘錄》短篇小說集的寫作背景。由於早年內部高度分裂,至今馬共黨史仍無定論;走出叢林、返回家園的馬共黨人,則透過回憶錄,不斷反問「革命」的意義——老師之所以書寫,是為了「超出歷史來理解歷史」,探詢馬共不被當局承認的歷史定位,進而向這群人的存在致意。

「成為歷史的推銷員」

艱深的論文、生硬的文字,學術的世界總令人望而怯步。但是有一群人,他們致力將論文轉換成生動的文字,引領讀者進入有趣的學術思想世界中——他們是「研之有物」!
這次,我們邀請「研之有物」的共同創辦人暨執行編輯林婷嫻老師,分享如何從選題、採訪、撰文、宣傳,融合行銷的角度,將生澀的「知識」轉化為引人注目的文章。
想要成為一名優秀的歷史推銷員嗎?透過林婷嫻老師具體的建議、豐富的經驗,你不僅能成為歷史推銷員,也能成為任何一種知識的推廣員!
訪談培力工作坊的第一場,我們邀請到「研之有物」的共同創辦人林婷嫻老師,從老師擔任執行編輯的經驗出發,分享如何將行銷概念放入選題採訪、撰文製圖、刊登宣傳的每一個步驟,使艱深知識不再令人望之卻步,而能抓住人們在行動載具上短短三秒的注意力。採訪就是翻譯蒟蒻,如何透過文字、圖像與網頁設計呈現學者研究的特點,並與生活結合,使文章引人入勝;同時兼顧學術專業與防禦性寫作,老師給了我們許多具體的建議。
「每一篇文章都有它存在的意義」,想成為優秀的歷史推銷員嗎?現在就點開這篇文章,和我們一同踏上轉譯知識的旅程吧!

從台商到古文物收藏者──越南漢喃古籍文獻田野蒐集歷程 場記

本次演講邀請到「許燦煌文庫」的創辦人許燦煌老師,分享他不同於學者的田野經驗。身為越南台商,原本蒐集古籍、文物僅為嗜好;但隨著收藏量愈多、研究愈深入,老師對這片土地的熱愛與日俱增,逐漸將保存古文物、傳承越南的歷史與文化視為使命。大半生致力蒐藏,取得豐碩成果並成立文庫,協助台灣、中國、越南等地學者研究。
老師以幽默風趣的口吻分享一路走來遇到的人事物,若非一步一腳印踏過越南鄉間,親身經歷其社會文化,絕對無法道出這些充滿人情味的故事。老師指出人與人的相處,對於一位人文學者相當重要:唯有融入越南的人群,才能體會到文物中蘊含的,屬於越南文化最核心的價值。
「當新南向政策只著重經濟利益,我們應該捫心自問,是否還有其他的?要打入越南人的靈魂,不能只靠經濟。」老師在蒐集文獻與文物之際,親近越南土地、深入當地的社群與文化中,才獲得最真摯的交流與信賴;這份體悟,不只在本場演講中傳遞給聽眾,也透過畢生投入加以實踐。

「重拾社會信任 — — 歷史記憶與心理創傷療癒」講座紀要

白色恐怖時期政治暴力帶來的創傷,時至今日,仍在受害者家庭中持續上演,對此,心理學能夠如何提供協助呢?本次演講中,彭仁郁老師透過臨床案例,不僅發掘口述歷史中透露的創傷痕跡,更分享創傷本身被訴說、真相被揭開的現場經驗。同時,老師反思主流精神醫學的心理創傷概念,認為若將創傷病理化、標準化,反而易使創傷經驗被化約為單一事件,甚至只聚焦在外顯性症狀,而不是患者經歷本身。
創傷療癒的起點在哪裡?受害者及家屬的主體經驗是與世界、他者的斷裂,無法跟周遭的人談自己的生命史。因此,建立信任關係是重拾記憶的必要過程。治療師沒辦法當法庭辯護人,無法挽回失去的家與青春,但可以讓主體性得以恢復,使未來性得以開啟。重點並非敘事本身,而是創造說話的可能性與空間,等待言語的意義有天被發現。作為見證者與陪伴者的治療師,象徵著的是個人與集體的重新連結,讓創傷者相信「重新說話是可能的,被聆聽、瞭解也是可能的」,進而真誠地面對自我。
面對今日極度分裂的社會,老師認為我們應試著接受有些人的政治啟蒙尚未開啟,以創傷修復的角度,嘗試在矛盾與衝突中暴露自己,創造友善而有機的療癒空間。民主的理想得用自己的力量反覆創造,這是用肉身對抗國家暴力的政治受難前輩教導我們的事。

「野花遍地的年代:1980年代的學運浪潮」座談會紀要

昨日下午,以「反送中」為訴求上街抗爭的香港人,受到當局過當且合理性存疑的強力鎮壓。看看今日的香港,我們更應該好好認識台灣過去學運衝撞的歷史,及其背後的思想、組織與策略。唯有了解而並肩參與,努力擴大同溫層,方能避免威權甚或是極權捲土重來;唯有珍視且齊心捍衛,才不用如前人或今日的港人一般,必須冒著生命危險走上街頭。
1980年代解嚴前夕,外在社會已在群眾衝撞下緩慢轉型;大學校園中的情治監控與言論自由箝制卻仍未見鬆動:資訊依舊受校方隔離、篩選,學生的異議聲浪則一再遭到打壓。本次講座邀請到自由之愛運動的核心人物林國明、吳介民,推動學生自治直接選舉的代聯會主席陳志柔,以及實行會長直選制度後的首任學生會會長羅文嘉、次任會長范雲,與我們分享學運及校園自治的經驗,並回顧各自的大學生活,如何衝撞體制以尋求改變的可能。
身處高壓校園環境,學運如何萌發?倡議的訴求與行動策略,如何激發學生反思自己的身分與社會責任?三十年後,面對今日的政治環境與社會氛圍,又有怎樣的觀察與感觸?透過四位老師的經驗分享,我們得以重新思考學生運動與校園自治的意義,並回應當前社會局勢所面臨的種種威脅。
座談尾聲,吳介民老師如是說:「今日正需要年輕世代獻身保衛台灣主權與民主化三十年的成果,所以我們也無須空焦慮,重要的是分析出焦慮來源,知道該怎麼做,台灣還是有希望的。」深入理解並省思過去的壓迫,轉換為捍衛民主果實的動能,是我們這一代能做、也必須做到的事。

「台灣民主轉型的十字路口 — — 以獨台會案為出發點」講座紀要

「最重要的便是民主化、自由化的問題……當你停止反對當權者,就是這個社會停止進步的時候。」
1991年5月9日,調查局以叛亂罪逮捕陳正然、廖偉程、王秀惠、林銀福等四人,稱為「獨台會案」。陳正然先生在大學時便廣泛地參與學生運動、組織讀書會,並創立「台灣文化史料中心」與「無花果」。被捕並釋放後,仍主動地關心社會議題,如發動搶救十三行遺址,首創Media Watch與蕃薯藤網路等,利用科技關懷台灣。丁勇言先生時為全學聯召集人暨發言人,獨台會案時串聯學運團體以救援政治犯,後向工運發展,組織社會民主黨,處理分配正義議題。他當年亦呼籲廢除刑法一百條,爭取言論自由,一步步消解國民黨的歷史罪惡。
本次演講邀請陳正然先生與丁勇言先生,分享如何擺脫威權的思考模式,從歷史脈絡檢視獨台會案?它讓群眾體認言論自由的重要性,並意識黨國隨時可能加諸的限制,而這些對近三十年後的我們意義為何?1991年轉型的十字路口上,我們走向了民主;今日外力威脅下,我們如何以進步價值凝聚認同,並使國際看見台灣?讓我們從過去尋求未來的答案,將知識轉化為行動的資源。